苦糖罐.

法加/糖旻 only
随手出点东西愉悦身心

#法加#肚子饿了

#时隔很久的短打
#上课ing

“这个参数方程要转化为普通方程……”

这老师讲课总是带着股拖沓气息,课讲得有时快有时慢的,叫人敢怒不敢言。弗朗西斯手上转着红笔,左手支着脑袋瞥了眼黑板上的答案,又低头看回自己写得乱七八糟的试卷,抽丝剥茧般从一堆草稿里找出了答案。大手一挥。

一个红勾。

随后就倒在了桌面上。

这也不能怪弗朗西斯,这已经到早上的最后一节课了,临近午饭的时候就是神仙也得犯饿。更别提他这个早饭都没吃的人。

弗朗西斯侧趴在桌面上,目光一晃不晃地盯着自己的同桌兼恋人——马修·威廉姆斯,马修倒是还听得很认真,笔记将重点部分都写下来,记得工工整整。

拥有一个学习这么认真的恋人,是应该骄傲的,对吧?

弗朗西斯这样想着,掏出手表瞥了眼时间:看样子今天又要拖课了。

“咕……。”

嘴上还没说,肚子已经先抗议了起来。

“马蒂,肚子在叫。”

弗朗西斯实在忍不了了,正了正身子决定找些有意思的事情来做。而马修正刚好算到这道题的最终答案,听人问话便头也没抬的顺着意思问了过去。

“嗯?叫什么?”

听到这个问题,弗朗西斯似乎达成什么目的一样地促狭笑起来,好一会才凑近人许些,在人耳边轻声回话。

“孩子在叫爸爸,朝你。”

马修·威廉姆斯最终还是没能成功算对这道题,还搭上了自己耳尖泛上一层可疑的粉红。

_end.

#法加#lollipop

#真的糖果

#不知道写什么就是想打两个


马修其实是一个很喜欢甜食的小朋友。


每次晚自习下课的时候,弗朗西斯都会去马修的班级找他聊会天,算是缓解一下疲惫感。四五十个人的班级里,马修算是那种一眼就能被找到的——嘴里叼着根棒棒糖的就是。


“今儿什么口味的?”


这一下课弗朗西斯就像进自己班一样自然开门进了,几步走到马修座位边上。这小孩正吃着根棒棒糖侧身跟后桌聊着道数学题,看到弗朗西斯来了也没什么反应,不过是牵住人手掌捏了捏,转而继续口齿不清地跟后桌讨论数学题。


弗朗西斯没收到回话也不恼,指腹在人掌心轻轻摩挲几下,挑了挑唇线捏着那根棒棒糖棍作势往外拉。


“啊!我的糖啊先生!!”


小家伙果然急了,赶忙用另外一只手护住自己的糖果。透过镜片下的眼睛里盛满局促不安。弗朗西斯见势赶忙揉了把小孩脑袋凑在人耳边轻声安慰去。看得刚讨论数学题的人只得识趣地去找课代表了。


_


马修去集训了,听他打电话过来说,那地方连棒棒糖都供应不上,电话里小家伙说得吞吞吐吐,故作出不甚在意的模样。可跟弗朗西斯讲电话的时候晃神得可厉害,不是想吃糖了还能是什么。


弗朗西斯想到这儿,手浅浅掩着唇角低头闷笑两声。在下课铃响起的第一瞬间便拎着早早准备好的一袋棒棒糖往楼下冲。


今天马修回学校了,听说是为了补交什么材料。


“哟,这不是弗朗西斯么,好久没见你来我们班了。”


“别废话,马蒂呢?”


刚冲到人班级门口,就和阿尔弗雷德打了个照面,他吸了口可乐给弗朗西斯留下个白眼自顾自走了。弗朗西斯懒得和他插科打诨,借着门口纵观全场的视野一下就找到了自己的小男友。


“对啊...集训那边人好多,打游戏的也是。”


马修正跟同桌聊得火热,丝毫没注意到周遭有什么变化。直到眼前突然一黑——被人用手盖住了。


“啊!”


叫声刚持续了不到半秒,嘴里就被塞入了什么,下意识地一含。


巧克力味的!棒棒糖!还是自己最喜欢的那个牌子!


“先生!”


这要再猜不出来是谁,弗朗西斯就该伤心了。他的小男友一脸兴奋地叼着嘴里那根棒棒糖转了过来,一把搂住了半蹲在地上的弗朗西斯,笑得尤为开心。


今天的棒棒糖,有点好吃的过分了。


_end.

马修:“先生我好想你啊。”

弗朗西斯:“宝贝儿说清楚,是想棒棒糖还是想我?”

马修:“….........both!”


#糖旻#日历

#

朴智旻有个很传统的习惯,会把重要的日子都在日历上标下来,什么好亲故的生日之类的,也都做好了标记。

今天闲来无事,他将日历打开来,把明年的份一起写了。

从一月一路往下翻,几乎每个月都有朋友生日。

倒也还记了些别的,生日以外的事。


10.29。
第一次遇见闵玧其的那一天。


朴智旻见到这不记得什么时候写上来的事件安排,有些晃神。

原来都要一年了啊。

跟玧其哥成为朋友的日子,过得好快。

朴智旻抿着唇略低下了头,指尖轻翻几下滑到了明年的10.29。


“和闵玧其在一起,第二年。”


点击储存。


再滑到后年。


“和闵玧其在一起,第三年。”


再往下。
……


在存到第七年的时候,朴智旻总算是停下了这毫无意义的举动,指腹用力摁住home键把手机关机,小臂奋力一甩将它丢到床上。

难以自抑的呜咽还是混蛋地从喉间溜了出来。

和闵玧其在一起,作为朋友。

真他妈不甘心。


_end.

我真他妈不甘心。

#法加#今天的后桌也很奇怪

#阿尔弗雷德视角

#真的很短


阿尔弗他们班楼层的饮水机停水了,这是阿尔弗雷德今天早上拿着个空壶拧开那个命运注定的出水口才发现的痛苦事实。谁让我们班级跟小卖部隔了十万八千里?hero我是真的不愿意半醒不醒地去跑楼梯,爱谁谁去买水吧。


结果,最终弗朗西斯这个坐在阿尔弗后桌的混蛋去买了。


听着弗朗西斯喝水的动静,阿尔弗唇口间都会不自觉地分泌出口水。真的好渴啊,好渴啊!!


于是阿尔弗决定,趴下来睡觉,直到中午放学喝干小卖部所有的矿泉水!


刚趴了没一会,后桌这样一段对话就让他即将甜美的梦境支离破碎。



对话如下:


“哎不行…先生这样太粗了。”


“没事,你换个方式就不会了,能进去。”


“啊…真的不行啊。”


“……你看,这不就进去了吗。”



“bro你们在干什么!!!”


阿尔弗愤然起身扭了脑袋去看自己后桌这两个作孽的家伙,不是他说,这对话未免太可怕了。


结果他就和后桌那两个试图将弗朗西斯喝完水的空水瓶塞进两张桌子间缝隙的无聊人士大眼瞪小眼,足足停顿了五秒钟。


随后又愤然地趴回去睡觉了。


_end.

阿尔弗雷德:上辈子做坏蛋,这辈子才同班

#法加#捉迷藏

#50fo点梗 @十二号球 

#同班小情侣(我也不知道这算不算日常了啦...)


今天中午马修和弗朗西斯破天荒地没有一起去吃饭,原因是弗朗西斯因为上课睡觉太多次被留堂了,究其睡着叫不醒的原因,这位同学给出的回答是。


“太简单了,不想听。”


阿尔弗雷德一把摔了用“祖国江山一片红”的考试卷卷成的临时话筒,愤然...吃饭去了。


“那我先去吃饭,要帮先生带吗?”


马修靠在墙壁上头也不抬地在手机上划来划去,看上去很是专注的模样。弗朗西斯把头悄摸探过去瞥了眼他屏幕——那小孩在把自己的主界面从左划到右,再从右划到左。


没能一起吃午饭,闹别扭呢。这小孩。


弗朗西斯无奈地笑了笑,瞥了一眼周遭近乎空荡的教室,唯一几个没吃饭的都在低头赶作业。一把用手臂搂过人脖颈带到怀里,侧首在人鬓角亲吻一口,调着笑意在人耳旁低低出声。


“我保证下回不会这样了,晚上补偿马蒂。”


马修被人突然的动作吓得手机都差点掉在地上,幸亏挂在手腕上的带子拯救了刚换不久的钢化膜。他局促地看了看四周,发现并没有人注意到自己,这才悄悄松了口气。


弗朗西斯看着自己怀里人的小动作,心都软了。


“那...那先生记得吃饭,待会电话联系啦。”


马修后撤两步,耳尖红红地朝人晃了晃手机,随后一蹦三跳地顺着走道消失在了拐角处。弗朗西斯注视着人影子消失在阴影后,才使劲揉了揉脸,准备去教职工办公室面对狂风暴雨。


…那个更年期的教导主任不会让自己吃不上午饭吧。


弗朗西斯有些恨恨地磨起了后槽牙。


_

马修吃过食堂菜色不换的午饭,顺带去小卖部买了根冰激凌,毕竟这天气太热了,雨要下不下的,闷热得很。


[先生什么时候回班级啊?]

—[这就回来了,班级等我。]


马修关了手机屏幕,连着蹦上了两级台阶。


“欸,bro你没跟那混蛋一起回来啊?冰淇淋吗,我也要吃!”


前门的开启声响惊动了这个坐在第二排的大型金毛犬,阿尔弗立马朝马修伸出了手,试图讨过这根看起来很可口的冷柜制品。


马修看着第一桌和墙边不算宽裕的空隙,突然生出了许些有趣的想法。


都说恋爱中的人智商都容易倒退,阿尔弗雷德真切地体会到了这话的准确性。他拿着冰淇淋舔了一口,看着平日里在家乖巧十分的兄弟现今作为,眼角不免抽了抽。


“…我说,bro,你干什么呢?”


马修.威廉姆斯正蹲在那个狭小的缝隙里,用校服外套遮着脑袋,试图更加漠化自己的存在。闻声他抬了抬头,从校服下摆掀起一角,竟有些调皮神色笑着,食指竖起贴合唇瓣示意人噤声。


“嘘...先生就快回来了。”


所以…你这是捉迷藏呢?


没等阿尔弗雷德吐槽完自家兄弟的所作所为,后门咔哒一声就有人推门进来了,马修抬头小小瞥了一眼,就立马老实蹲回去了。阿尔弗看他动作,不用回头都知道是谁回来了。


“马蒂呢?”


弗朗西斯从办公室里逃脱出来以后就直奔食堂,可惜没跟马修打上照面。收到信息就急匆匆地吃完饭赶了回来,谁知道一进门连马蒂的影子都没看到。


弗朗西斯顺着一二组之间的走道缓缓步行,四下找寻着马修的踪迹。经过金毛犬身边的时候,那人抬头瞥了自己一眼,面无表情地将口中草莓味的冰淇淋尖一口咬化在嘴里,像是有什么深仇大恨一样。


弗朗西斯也因此多看了这边一眼,不消这一下就瞥见了蹲在角落里的那一小只。愣神两秒,随后忍着笑意朝前门走去。


“不在这儿啊…那我去自习室看看好了。”


这傻小孩…真是。


嘭。


关门声一响,那蹲着的一小只就一把掀开头上衣服站了起来,不巧正对上将冰淇淋吃得差不多的阿尔弗。


“先生真出去了?”


“对啊。”


马修愣着神,像是没反应过来,自己真有捉迷藏的天赋吗,先生真的没看见自己…


砰砰砰!


身后的玻璃面被某人的指关节敲得砰砰响,吓得马修立马回头——眼前是弗朗西斯带着促狭笑容的脸。



什么啊…原来早就被发现了。


马修不好意思地把校服外套重新遮住了脸,耳尖有些泛红起来。


_end


阿尔弗雷德:啊,狗粮味的冰淇淋,真好吃。.

#法加#一不小心就露出马脚(2

#论如何学习插花

#图书馆设


“啊先生,摆在前台的花篮今天不知道被哪个孩子碰掉了,还是花朵朝下的那种…。”


临近闭馆时候,马修才匆匆找到弗朗西斯,手掌无意识地攥紧单肩挎包的边沿,毕竟这也算是自己的过失才导致那花篮掉下来的...先生会不高兴吧。


想到这儿不禁把脑袋低得更低了些,局促不安地看向空荡荡的四周,渴望有些什么事物能给予回应,可惜了,并没存在这种东西。


“...我会买一个新的赔过来!”


弗朗西斯只手勾着那个残缺不堪的花篮,饶有兴趣地看向自己面前这个像是害怕遭到老师训斥的坏学生一样的小孩,指尖轻轻抬起半落不落的残落花瓣点了点,的确是得换新的了。


突然想到了什么,朝人勾唇轻笑了两声。


“会插花么,想要马蒂自己做的。”


“欸…??”



_


弗朗西斯如愿以偿地得到了否定答案,心满意足地在第二天一早去花店买到了最新鲜的几束鲜花,带着晨曦的露水分外惹人怜爱。


他低头埋在花束中轻嗅几下,清浅香气顺应气息流动钻入鼻腔中调动起弗朗西斯体内多巴胺的分泌,天知道他想到什么了。


花店里图书馆并不远,不过五分钟不到的路程。不过弗朗西斯还是有些不悦——昨天晚上马蒂还提了一句说今天会晚到一些,因为他那个弟弟,阿尔弗雷德要来图书馆里找书,要配合他的作息两人一起过来,以免那个小子迷路。


嘁...多大了,还当自个三岁啊。


弗朗西斯暗自腹诽了一把阿尔弗,自顾自打开了今日图书馆的大门。



_


弗朗西斯怎么也没想到这个小子能起这么晚。直到指针逼近十一点的时候,他才看到马蒂拉着一个乱糟金发的小子从图书馆内慌乱撞入。


清晨充满生机的花束仅仅靠着喷水才勉强打起精神来。弗朗西斯挑着眉尾不明意味地看着马修被阿尔弗拉着从自己面前跌跌撞撞地跑过去,只留了个歉意的笑容。


最后压着没散发出来的不爽尽数对着那盆插花发泄了去。



_


等马修陪阿尔弗把他要的书全都挑完,已经是三个钟头之后的事了。他大步冲回了前台,刚刚仓促跑过前台的时候,那些花束还没被插好摆起来。马修抱着一丝期待跑过最后一个拐角…


弗朗西斯正把倒数第二支花轻咬在口中,左右转动着花篮,似乎在寻找着一个更好的角度安放它。


晚了…不止一步。


马修罕见地懊恼起自己今天早上为什么没把阿尔弗雷德硬生生从他那该死的被窝里拽出来,要不然也不至于...少了这么好一个跟弗朗先生相处的机会。


弗朗西斯听见急匆的脚步声就知道是谁了,他故作不理睬,想让这小孩自己过来好好道歉,却不想始终没等到他接近的意味,不免皱着眉抬起了头。


马修.威廉姆斯难得地没有第一时间走上前来,而是倚在拐角的墙边,微垂着脑袋稍嘟起唇瞥着不知哪个角落,过长的发尾软软垂在面侧,掩盖了大半张脸。


活像只受伤的小兽。


弗朗西斯看得心都要化了,那还顾得上刚那些不知所谓的脾气。他急匆走了过去,指尖捏着刚叼在嘴里的花枝在人身前站定,稍调整了下呼吸对人轻声。


“马蒂,现在要教你插花了,还不抬头么。”


马修尚未反应过人动作,只感觉到自己的下颌被人轻抬起许些,紧接着有什么被别在了自己的发间。随后充斥在耳边的是弗朗西斯独特的嗓音。


“首先,我们需要找到一个最美的花篮,来安放朵绽放最娇艳的玫瑰。”


马修这才感觉今天下午的太阳有些灼热,要不然紧挨着玫瑰的耳尖怎么会这般发烫。



_end.


马修://///!刚刚,刚刚好像碰到先生的嘴唇了!今天可以不洗耳朵吗!


50fo点梗

占tag歉

有生之年我也能搞这种东西。
很感动很感动。
法加 不写be。
有兴趣咱评论区见吧。

#法加#阿尔弗雷德观察日记

#糖


_


Dear  diary,


       今天是换座位的第一天,我和我的bro,马修的座位被排开了。取代成为他的新同桌的...是那个满脸笑容的混球。不得不说,我怎么看那个混蛋怎么不顺眼,可谁让他是马修难得一见的情感生活第一春。座位表出来的第一瞬间我都看到那老流氓的眼里盛放异彩了!


        好人做到底,我只能坐在马修的后面。


        不过这边视野挺好的,毕竟是第三排的位置,除了有时候得越过他们俩几乎黏在一起的肩膀才能看到黑板上究竟写了点什么。没事,小情侣初次恋爱都是这样的。不过最近铅笔芯用得有点太快了,不知道是不是我用力过猛的缘故。又要花钱买替芯了,我的M记又远了一步啊。



_


Dear  diary,


        今天有连堂课用来考试,完了接下来就是自习。大家考完试都很累这我能理解,想睡觉我也能理解。毕竟教室睡觉都是趴桌的,这没问题吧?


        可是谁能跟我解释一下,弗朗西斯一本正经的跟我借我坐的那唯一一把椅子的时候是为什么那么理直气壮!说什么趴着睡对手臂血液循环不好,硬是拿了我的过去给马修搭了个连凳小床,我那张椅子还是拿来放脚的!


       老师就算不在也不能这么过分啊!违反风纪规定了啊!


       可是并没有人理我,这两人依旧躺大腿睡得很开心,就我一个人拿着杯可乐靠墙站着玩手机。不止一个人问我怎么不睡,我发誓这是我说话说得最顺溜的一次。


        “站着睡,站着睡对腰背好。”


        对了,最近M记的吸管质量也下降了,都能咬破了。



_


Dear  diary,


       马修今天好像心情不太好,今天上课都没跟弗朗西斯牵手了。在我还考虑着是该担心担心还是鼓掌叫好的时候,弗朗西斯那个老混账已经完美打消了我的觉得他俩要分手的念头。


        首先,他拆了一包奥利奥到马修眼前晃了晃。


        马修摇了摇头。


        接下来,是一瓣剥好的橘子。


        马修没理会他,自顾自抄着笔记。


        然后他拆了袋话梅...。


        马修终于转过头看了眼弗朗西斯,那家伙就跟拿破仑发现新大陆一样兴奋起来,急忙拿了一个喂到他嘴里。马修就那么张嘴接了,接下来继续转头过去听那道数学题。


       oh fuck…...那老混蛋脸笑得跟菊花一样灿烂。


       更可恨的是他居然还听懂了这道压轴题,下课时候还跟马修讨论的很起劲。我,空白的笔记本,除了几个被笔芯压迫的痕迹以外,这堂课像是离我远去了一样。


       不能跟情侣一般见识,我明白了。


       今天要去M记多吃一点,刷马修的卡。


-end-


阿尔弗:内心苦痛都应该发泄在汉堡上。

#法加#不翘体育课的原因

#糖


“hey——bro——!”


阿尔弗雷德看到从门口进班的马修,像是见到救星那样从座位上朝他蹦了过去,要知道,最近能抓到这个即将跑去集训的兄弟可不简单。


“心情这么好回来上课?哪个帅气逼人的老师把你从画布沼泽里召回来的?”


阿尔弗一把揽过马修的肩膀,回到两人的座位上在课表上划拉来划拉去。今天是周二...刚上了一节万恶的数学…再下一节课是…。


体育。


“……bro,你原来这么热爱烈日晴空的么。”


阿尔弗雷德脑中止不住地一阵恍惚,自己这兄弟身上是有叶绿体么,迫不及待地需要进行光合作用了。


“啊…不是,我陪别人上课。”


马修在抽屉里翻找着中午要带回宿舍的书,好不容易能有节一起上的体育课,早在两天以前的午餐时间,弗朗西斯就把这节体育课敲定下来了,说什么也要把马修从画室里拉出来。


“啊?你怎么不陪我上课,数学啊数学!!”


阿尔弗瞬间就心理不平衡了起来,抱臂看着自己兄弟收拾着东西,嘴里嘟嘟囔囔地抱怨着,余光瞥到一个熟悉的身影从班门口随意进来。


“为什么要陪你,你又不是我男朋友。”


弗朗西斯一进门就听到自己的小男友心情颇好地跟他同桌兼兄弟说着这话,心情顿时好了不少,唇线微微上挑几步欢快地过去一把从背后搂住自家恋人的腰身。朝抱臂那人戏谑出声。


“你几岁啊阿尔弗雷德,上个课还要人陪。”


“别骚扰我男朋友。”


说罢就拎过马修收拾完毕的书包,得意洋洋地牵着人手腕上课去了。


今天的体育课,弗朗西斯上得很开心。



-end-


阿尔弗雷德:到底谁才是幼儿园的啊!!!!


#法加#一不小心就露出马脚(1

#不连续甜饼

#好好磕糖


马修.威廉姆斯,一个半大的小伙,要颜有颜,要性格有性格,要身材有身材。做什么兼职不好,非要去那个市中心人流量最多的图书馆做义工,一暑假下来顶多挣个市优秀青年的名头。


阿尔弗雷德实在搞不清楚,自己这兄弟是干了什么,今早上出门他也没撞树啊…。


“hey,bro,方便透露一下图书馆里是有什么宝藏么?”


阿尔弗从自己的早餐里抬起头,唇角还沾着没擦净的蛋黄酱渍,嘟嘟囔囔地嚼着三明治胡乱出声。


“没有...只是想去而已,阿尔弗你把东西好好吞下去再说话。”


马修有些局促地游走开眼神,转到餐柜上盛放娇艳的那束玫瑰,有些出神地考究起来,像是从里面看到了其他事物的影子。一怔时,连口中的火腿片都忘记嚼动。


“...bro,早饭要凉了。”


“啊!非常抱歉!”


真是的...。都是先生不好。马修奋力啃完了最后一口面包,嘟着唇暗自腹诽着。


_


老实说这太阳也有点太大了吧…。


马修嘟嘟囔囔地借着树荫阻止夏日烈阳的普照,在赞颂过这颗恒星的辛勤工作过后便是无奈地呢喃。将中国古代的射日故事和加快脚程的两者权衡下,马修终究还是选择了后者,以手做篷遮在前额,默默提速。


后背衣物沁出了一小片汗渍,总算是小跑进了刚刚开门的市立图书馆。一踏入便有人从左肩处轻轻拍了下吸引注意,马修条件反射地朝左边探寻过去。


“早安,matt。”


温润声线从右侧传进耳廓,这才后知后觉地转头过去直直对上人面容。放大了好几倍的熟悉样貌突兀地冲入视野,马修楞地连连后退了两步,还是被对方抓住了手腕才没在门口失态跌倒。


“弗...弗朗西斯先生...早,早安。”


弗朗西斯闻言心情颇好地上挑了唇角,勾起一丝迷人的笑容,他一把牵过面前这小孩的手腕朝里走去。马修踉踉跄跄地跟在他后面,耳尖温度有些高。


在先生面前失态...真是太丢脸了。


马修恨不得拿个挡板将脸都遮起来,却又舍不得甩开对方适宜的舒服力道。大抵自己是真的没有救了吧...。暗自恼着自己的不争气,马修撇过头微微嘟起了唇,四处随意打量着。


最后还是将目光对准在面前人的后背上。


要不是先生的邀请,自己怕是不会决意将整个假期都投入这个冷气太过充足的图书馆。虽然嘴上说的是为了能够更好的借阅图书,可是...


还是因为先生的魅力才前往的吧。


抬手轻微地晃了晃手臂。这么小的动作,先生应该感受不到吧…?默默肯定了自己的判断闷着头暗自开心地跟人往前走。


-未完-


弗朗西斯:今天的matt也是可爱到令人心动不已啊。加上一声满足的喟叹。


Ps:是一篇不知道会更多少的故事,主线就是来图书馆帮工,之后的每一节小故事之间没有非常明显的联系,在这个设定下开始发糖。

磕糖嘛,开心就好。